2013年7月7日

奇美部落Tatadok文化泛舟之旅心得 By林明玉



我在看過夏黎明老師對奇美部落所做的深度訪談之後,對文中吳明季小姐所提部落籌劃多時,擬於今年夏天開辦的Tatadok文化深度泛舟活動印象深刻,就在臉書上訂閱奇美部落,留意該活動最新訊息。活動公布之後就在臉書上向朋友們招兵買馬,立刻召集了八人大團,報名參加六月二十日到二十一日,住宿奇美部落與文化泛舟的行程。雖然出發前有兩位朋友因故取消行程,剩下的六位成員剛好符合成團的最低人數,我們也幸運地成為這個泛舟活動試營運的第一團。



費用部份,部落住宿一晚加上半日泛舟與部落文化解說的行程,六月份到七月份試營運期間,價格為2,500元,七月份起正式行程價格為3,000元,包括第一天的部落風味晚餐,第二天的早餐、部落風味午餐,以及泛舟途中在沿岸烹煮的石頭火鍋,總共四餐。

在與部落窗口(潘小姐,統一聯絡窗口) 溝通,確認成員資料、匯款、車站接送...等細節的過程,原本我擔心部落缺乏籌辦旅遊活動的經驗以及做事習慣可能比較鬆散(來自跟原住民朋友相處的經驗,無負面之意),都會打電話跟潘小姐再次確認,大致上都順利,潘小姐人很親切也細心。後來瞭解目前部落投入這個活動項目的人力其實很有限,一個人要做很多件事,比如潘小姐負責對外聯絡、接送,主廚大姐在烹煮遊客和工作人員的餐點之外,還要處理檳榔苞以製作石頭火鍋的炊具和糯米飯的包裝。帶領泛舟和講解奇美歷史的嚮導、駕駛馬達救難橡皮艇的村長,在泛舟結束後,還一直工作不停,清潔、檢查和保養橡皮艇。從他們工作的狀態,不僅可以看出部落男人對這些「生財工具」的愛惜,大家一起工作、互相幫忙,還不時開玩笑、唱歌的部落生活習慣,也自然流露。



只是那兩天的行程中,除了開車載我們到泛舟中心的年輕人之外,看不見任何其他部落年輕人的身影,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壯年在忙碌。詢問之下,他們表示等到七月的捕魚祭,年輕人才會陸續回來幫忙。這次光是接待我們一行六人,部落就動員了至少十位人力,這樣的投入對部落來說顯然不划算。如果同樣人力能同時接待更多泛舟活動訪客,收益必然較高,但是部落預計每日最高可接待36名訪客的數量,依目前人力看來又太吃緊。以兩次較豐盛的部落風味晚餐和午餐為例,廚房各自準備了約9道的料理,運用刺蔥、馬告、蕗蕎等阿美族傳統香料,巧妙地帶出烤豬肉、烤雞、炸豆腐等蛋白質的濃厚風味而不顯油膩。當地新鮮摘採的過貓、南瓜、甘蔗心和特產的奇美筍,也展現阿美族擅長野菜料理的功力。食材的烹調、功夫菜擺盤的美感、整體質與量的掌控,以及用餐的愉悅,同行的友人都讚不絕口,直呼超值,我甚至認為勝過另一家著名的阿美創意料理--陶甕百合春天。部落表示因為我們是第一團,他們是端出最好的來招待我們。我不確定之暑假之後訪客增多,廚房是否還能維持同樣的品質,可以預期會很辛苦。向主廚讚美之餘,我也建議可以減少一兩道菜,不減菜色豐富性,維持精緻的品質,也不會造成浪費。



住宿方面,部落前幾年由年輕人一起依傳統方式搭建的家屋,是訪客體驗奇美文化的好機會。家屋由籐與竹子為建材組成,四面開窗,門也敞開,原本以為晚上要餵蚊子吃大餐了,結果除了被燈泡吸引而來的各種小飛蟲和獨角仙之外,竟然沒有蚊子!部落嚮導說白天都會先用木材煙燻家屋,蚊蟲會死掉,晚上就不會擾人。因為雲層很厚,大雨將至,當天傍晚天氣非常悶熱,晚上大家睡在傳統家屋,卻非常涼爽。聞著淡淡的煙燻味,聽著屋外白頦樹蛙的低鳴,我們安靜渡過在奇美部落的第一晚。

第二天的泛舟行程從早上8:30 開始,從泛舟中心出發,到中午抵達奇美部落結束。我們的六人小艇,在原本於花蓮原民台擔任記者工作,請假回來協助部落的噶照大哥帶領下,不急不徐地划過激流,安全渡過多個危險的撞擊點,讓跟隨在側的救難艇毫無用武之地,村長索性像駕馭馬匹一般表演起特技,逗的大家很開心。噶照沿途講解兩岸阿美部落傳統的獵場領域,過去與漢人、日軍發生的衝突,原本計劃開發水壩而鑿挖的山壁,族人藏稻米不讓日軍發現的山洞,族人取用甘甜泉水的地方,沿岸居住的動物...等等歷史故事與生態知識。



泛舟途中遇上陣雨,原本準備的層層抗陽防護都沒派上用場。拜雨勢之賜,我們這艘小艇緩緩漂浮溪水上,穿過兩岸雲霧繚繞,壯觀又秀麗的奇美峽谷,坐在船首真有「輕舟已過萬重山」的風情。這種悠然慢行的閒情所感受到的風光景緻,必然與傳統追求刺激快感的泛舟活動截然不同。突然,一艘馬達遊艇拖著一艘十人大艇,快速地朝秀姑巒溪下游駛去,擾動讓人沈思的片刻寧靜。噶照說那是泛舟公司急著將客人送到泛舟中點用中餐,他們吃的是便當,我們的好料則在岸邊等著我們去發掘呢!



我們上岸,檢查前一晚先放置在溪水中的捕蝦籠是否有收獲,加上部落另一位大哥以傳統撒網捕撈的魚獲,就是重頭戲--阿美族石頭火鍋的新鮮食材。在以檳榔苞折成的鍋具中,加入以就地砍下的九芎木燒紅的麥飯石(也是取自溪裡)將魚蝦煮熟,佐以些許鹽巴,就是充滿樸實而鮮美風味的原民傳統佳肴。部落也很細心地準備以竹子製成的碗與調羹,取代塑膠餐具,竹器可由自然回收,訪客也可帶回當做紀念品。這頓野炊幾乎完成取自自然環境,不製造不可分解的垃圾,體現了傳統的生活智慧和環保的觀念,讓我們印象深刻。



泛舟結束,回部落沖洗後又享用了非常美味又豐盛的午餐,我們笑稱這麼輕鬆又享受的行程其實是披著文化外衣的貴婦團。飯後參觀奇美文物館,由一位約五十歲的男子替我們導覽解說,除了傳統捕魚器具、生活用品與服飾的介紹,他也針對奇美部落複雜的年齡階級做詳盡解說,也邀請大家來參加八月份的豐年祭。

有朋友比較起宜蘭不老部落類似的行程,很肯定奇美部落安排的用心和品質。我想起吳明季小姐在受訪時提到族人的服務還不到位,我的觀察和看法則是,如果以飯店的專業服務水準要求,這次部落的服務可說中規中矩,態度也很誠懇。然而奇美文化泛舟和年齡階級體驗營等部落自立微形產業的定位,究竟是「提供服務」還是「分享」、讓他人認識奇美文化?在與部落的人聊天的過程,他們很在意我們的感想和意見,在接受某方面稱讚時,會問那其他方面不好嗎?那種謙虛又不卑不亢的態度,具體反映奇美文物館嚮導向我們解說年齡階層結構時所說,謙虛是年輕的年齡階層要學習的重要特質,越有能力者越要懂得謙虛。也許我們這一團成員普遍尊重原住民文化,也都有與原住民朋友往來交友的經驗,比較抱持著認識、學習其他文化的態度來到奇美,與其以金錢交易的模式要求更專業的服務水準,我們更期待與部落在文化知識上的交流和分享,這也是我們認為部落最珍貴的資產。這些特色是奇美Tatadok與其他公司的泛舟行程最大的區隔,不是來者不拒,而是事先就某種程度地篩選了客群屬性--願意放慢速度,用心體驗部落傳統文化美好的朋友。


1 則留言: